【 236巷1弄3號 】

關於部落格
熱帶叢林生活*古老植物花園
  • 49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一隻雞為什麼要過馬路…

在ptt2上看到的,可轉。
內容很長。我看到後面笑了。XDrz


動腦:關於一隻雞為什麼要過馬路…

<西方篇>

──哲學家──

柏拉圖:「為了追求更高的善。」

亞里斯多德:「為了發揮潛能。」

季諾:「為了證明它永遠到不了另一邊。」(希臘哲學家,提出著名的希臘詭論,如阿奇里斯跑輸烏龜。)

維根斯坦:「『穿過』的可能性被包含在『雞』跟『馬路』這兩個對象當中,而環境使得此一潛在可能性實現。」(奧利地哲學家)

哥德:「為了遵照永恒的雞定律。」

馬克思﹕「這是歷史辯證的必然後果。」

亞當斯密:「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拉這隻雞通過了馬路。」

馬基維利:「為了使它的臣民對他心懷景仰,因為它是一隻有勇氣過馬路的雞。同時為了使它的臣民恐懼,因為沒有雞敢去挑戰這樣的鳥類美德典範。那隻雞以此維持他的統治地位。」(此人為絕對君權至上者)

Jacques

Derrida:「雞過馬路這件行為將引發各種爭論。而且由於我們永遠弄不清楚每個提出論點的人背後的意圖為何,因此每種詮釋都具有相同的正當性。因為結構主義已死!」(法國哲學家,解構主義的創建者)

尼 采:「若你一直凝視著路的另一端,路也要開始注視你了。」

史金納:「外來影響力在雞誕生時便已滲入其感覺中樞,並使它朝特定方向發展,具有過馬路的天生傾向。它甚至會相信自己這麼做是出自自由意志。」

(美國行為主義;認為外在刺激決定其行為)

榮格:「在文化整體格架中的諸事件之匯流,使得個別的小雞在歷史轉折處穿過馬路,因而同時使得這類偶然事件發生了。」

沙特:「為了秉持信念行事並對自己誠實,雞覺得自己有必要過馬路。」(法國哲學家兼小說家,存在主義的旗手)

休姆:「出於習慣及嗜好。」(英國經驗論者,認為歸納法只是一種習慣)

伊比鳩魯:「為了享樂。」(希臘哲學家﹔享樂主義者)

懷疑主義者:「甚麼路?」

經驗主義者:「你親眼看見牠過馬路了嗎?如果你沒看到,你怎麼知道公雞過馬路?如果你親眼看見了,為什麼還要懷疑呢?」

存在主義者:「公雞過馬路來證明它的存在。」


──文學家──

卡夫卡:「這是悲劇。」

海明威:「為了死,在大雨中。」

艾密莉迪根森:「因為死亡將追趕上牠。」(美國女詩人,她的詩常描寫愛情、死亡)

愛默生:「它並非穿過馬路,而是超越了它。」(美國十九世紀作家,超驗主義者)

馬克吐溫:「雞過馬路的消息被過份誇大了。」(馬克吐溫有一次在報上看到自己的訃聞,又好氣又好笑,於是發了封電報給美聯社,內容是: Reports of my death aregreatly exaggerated--關我的死訊的報導有誇大之嫌)

莎士比亞:「雞是要過馬路呢,還是不要過馬路?(To be, or not to be?)」


──科學家──

庖立:「因為這隻雞和馬路這邊的雞不相容,所以他只好通過馬路」

費曼:「這隻雞在各方向的機率振幅都相等,但是在通過馬路的那一端總和貢獻最大,所以雞就通過了馬路。」(量子力學路徑積分創始人,在qed的卓越貢獻拿到諾貝爾物理獎)

愛因斯坦:「究竟是雞過馬路,或是馬路過雞,取決於你的參考座標。」

愛因斯坦﹕「公雞真的過馬路嗎?你們是否考慮到,也許是牠腳下的馬路在移動?」

達爾文:「雞不再棲居在樹上之後,這是合理的進化方向。」

希波克拉底:「由於黑膽汁分泌過多而膽汁分泌不足。」(古希臘醫生,醫學之父)

薛丁格:「在我沒看見雞之前,有一半的雞通過馬路,有一半的雞未通過馬路。」(薛丁格的貓詭論)

海森堡:「我們不確定雞在馬路的哪一邊,但雞的確是移動得很快。」(測不準原理的提出者)

比爾.蓋茲﹕「公雞98過馬路的姿勢還不錯吧!但請大家注意,我們即將推出公雞2000,牠不但會過馬路,還會生蛋,這將是前所未有的創舉,價格只是稍為增加一點點。」


──名人及其他──

華盛頓:「爺爺,我砍了一隻雞…」

甘迺迪:「不要問雞為什麼要過馬路,要問馬路為什麼要讓雞過」

阿姆斯壯:「這是雞的一小步;卻是人類的一大步」

雷根:「我忘記了」(美國總統;患老年痴呆症)

柯林頓:「我絕對沒有與那隻雞發生性關係。」

美國政府:「因為馬路那邊貼了一張海報,上面寫:『我們需要你』。」

Gauss:「雞過馬路的原因很簡單,所以我就不寫下來了」

獅身人面怪物:「你告訴我答案。」

黑人領袖一:「我期盼有那麼一天的來臨,所有的公雞能自由的過馬路,而沒有人盤問他們過馬路的動機。」

黑人領袖二:「馬路象徵黑人,公雞象徵高傲的白人,每一天都有公雞殘踏著馬路,霸道的越過去,我們要馬上阻止這種不正義的行為。」

女性主義者:「為什麼只管問公雞過馬路的事,難道母雞就不是雞?為什麼沒有人問:『為什麼母雞過馬路?』」


<宗教篇>

佛祖:「你會提出這樣的問題,表示你否定自己本具的雞性。」

耶穌:「不要崇拜偶像,那只不過是一隻迷途的雞,我們要努力解救他。」

阿拉:「我們只有規定不吃豬肉,雞,過不過馬路都沒關係。」

統一教主:「把那隻雞的照片和資料給我就好了。」


<東方篇>

──古人──

孔子:「未知人,焉知雞」

孟子:「雞豈好過馬路哉!雞不得已也」

孟母:「三人市雞…孩子,準備搬家…」

老子:「雞可雞,非常雞,雞為什麼要過馬路,其道理無法以語言表達」

莊子:「那隻雞好快樂啊!」

莊子:「到底是我夢見雞過馬路還是雞夢見我過馬路?」

惠子:「你不是那隻雞,怎麼知道那隻雞為什麼要過馬路」

公孫龍:「過馬路的雞不是雞」

孫子:「這隻雞有勇無謀,不宜為將」

墨子:「我們要把別人的雞過馬路,當做自己的雞在過馬路」

陽朱:「牠不願意拔雞毛以利天下」

韓非子:「不管那隻雞為什為要過馬路,牠亂穿越馬路已經違法了,必須重罰以殺「雞」儆猴」

楚莊王:「不飛則已,一飛沖天;不過馬路則已,一過驚人」

鄒衍:「這隻雞看來呆呆的,在五行中屬木,而馬路屬土,二者之間有相生的關係」

易牙:「那隻雞運動充足,一定很好吃」

董仲舒:「雞過馬路乃是異象,反映了今上之德有虧,應努力修德」

祖逖:「我該起舞了」

慧能:「…」「…」 旁人:「大師您說話啊」

慧能心想:「唉!這些人都太沒悟性了,沒有發現雞過馬路其中的禪意」

慧能:「本來無一雞,何處過馬路?」

歐陽修:「雞之意不在馬路,在乎山水之間也」

朱元璋:「你在諷刺我是那隻雞對不對,給我拉下去誅九族」

王陽明:「滿街都是聖人」(王陽明認為能致良知者皆可為聖人故曾言此)

陸象山:「路上好雞亦朋友,落花水面皆文章」

朱熹:「我們應該仔細觀察這隻雞過馬路(格物),以得到天下至極之理」

德川家康:「公雞何必過馬路?他只要等人帶他過馬路就好了」


──台灣政界──

孫中山:「大家的看法都不錯」

蔣中正:「我從小就在馬路邊看雞過馬路」

蔣經國:「民主是我們的目標,台灣雞的比例要逐漸提高。」

李登輝:「雞之所欲,長在我心」

李登輝:「公雞該戒急用忍,不必急著過馬路」

宋楚瑜:「不管那隻雞是哪個種族,只要生活在台灣,為台灣打拼就是新台灣雞」

宋省長:「公雞過馬路是體現全省走透透的精神。」

陳水扁:「各位阿扁的朋友,在下阿扁要告訴各位的是,那隻雞走的就是新中間路線…」

陳水扁:「這個公雞啊,這個是,過馬路啊,這個是,有那麼嚴重嗎」

連戰:「什麼雞?李主席怎麼說?」

顏清標:「我已經擲筊請示媽祖決定公雞應該在明天直接過馬路。」

龍應台:「過馬路是公雞成年禮很重要的一部分」

搞文化活動的人,隨便問公雞過馬路的原因是很不禮貌的環保聯盟:「雞,為反核而走」

主婦聯盟共同購買:「我們的雞不一定會過馬路,但是,一定不含抗生素」

生態保育聯盟:「各加盟團體可有意願針對那隻雞過馬路成立委員會?由誰擔任召集人?」

鳥會:「請農委會將該馬路劃定為保護區」

環境信託基金會:「請大眾捐款,共同推展那隻雞的信託計劃,請密切注意我們環境資訊網中心 http://news.ngo.org.tw,本會電子報將為該雞開闢專欄」

金車基金會:「我們可以請那隻雞站在木椿上喝Mr.布朗咖啡嗎?」

農委會:「雞不是保育類動物,不干我們的事」

環保署:「本會只管環境污染的部份,如果那隻雞在過馬路時隨地大小便,污染環境,將處以罰款。」

營建署:「我們將幫那隻雞蓋一個解說中心,並把他走過的路設計成步道,插滿解說標示牌」

監察院:「雞過馬路?嘿嘿嘿,這個案子應該沒有壓力,我們可以好好來辦辦」

行政院:「對於那隻雞為何要過馬路,我們沒有任何預設立場」

總統府:「我們將考慮聘請那隻雞擔任國策顧問。」

國民黨:「快!我們現在免費提供青少年朋友們一人一隻雞!黨中央大樓的K書中心,馬上在聯考後改成養雞場,並把走廊畫上道路標示線,…」

民進黨:「我們不認為對岸有權利干涉那隻雞的決定。」

親民黨:「我們懷疑那隻雞受了政治迫害。」

新黨:「李敖可有興趣再替我們上陣,幫我們發言?」

綠黨:「我們反對到處蓋馬路,造成雞沒有地方可走,只好在馬路上遊走」

台北市政府:「我們將邀請那隻雞和我們共同主持市府廣場的萬人雞舞」

呂秀蓮:「公雞過馬路」是父權社會的產物,應改為「白面公雞與黑面母雞過馬路」,才能讓雞過馬路美妙的聲音流傳出來。」

陳定南:「公雞過不過馬路不是調查局的職掌範圍……」

林義雄:「公雞走的是一條少人走的路」

朱高正:「(依照康德哲學)如果給我打五通電話我能阻止公雞過馬路」

馬英九:「如果公雞不走斑馬線,被公車撞死那是雞媽媽的責任,不是市政府的責任……」

李敖:「這個簡直胡說八道!根據我這個剪報的照片,過馬路的是小雞!」

許榮棋:「李敖是騙子!根據這本李敖寫的書的XX頁,他明明在X月X日說過:『公雞過馬路』」


──大陸政界──

毛澤東:「中國的雞站起來了,向著社會主義的理想邁進」

毛澤東:「過馬路不是請客吃飯,是不能溫良恭儉讓的。今天,全國的公雞,站起來了。」(幹什麼?過馬路?)

鄧小平:「管牠會不會過馬路,會生蛋的雞就是好雞。」

鄧小平:「不管是公雞還是母雞,會過馬路就是好雞!」

江澤民:「公雞過馬路是我國內政問題,中國所有愛國的人民絕不允許外國勢力的干涉,把這個事件當作是一個笑話,在國際網際網路上流傳!這種帝國主義的勾當是絕對不會成功,絕對不會有好的下場!我們鄭重聲明不排除以武力來解決這個公雞問題的可能!」

農村小姊妹:「公社的雞跑走了,大家快來幫忙追啊!」


──近代文人──

康有為:「其實孔子在春秋之中,早就預示了這隻雞將要過馬路。」

胡適:「我不能告訴你為什麼雞要過馬路,只能告訴你科學的方法,大膽假設,小心求證」

魯迅筆下的狂人:「牠想吃我」

徐志摩:「我揮揮翅膀,不帶走一片雲彩」

南懷瑾:「為了在大歷史中尋找兩岸的路,雞決定過馬路證明溝通的可行。」

余秋雨:「印度的雞有三成在擺攤、一成在乞討、六成在過馬路」。

李遠哲:「不是過來,就是過去,雞,且莫受到向下沉淪的力量所牽引」

村上春樹:「我不知道為什麼?每次我提到“一隻雞過馬路”這件事時,她總是會一直笑起來」

巴金:「雞是為了要逃出封建主義的牢籠。」

魯迅:「前面有兩隻雞,一隻是公雞,還有一隻也是公雞。」

西西:「你們還看見雞麼?」

錢鐘書:「雞處於困頓狀態,裡頭的雞想走出馬路去,馬路上的雞要走進裡頭來。」

周作人:「雞是要走向日向新村去,一起打造自給自足的社會。」

冰心:「小朋友,雞要過馬路了!」

張愛玲:「雞永遠回不去了!」

金庸:「雞遲早會練出超凡的武藝,得到武林秘傳極高人指點。」

曹禺:「這燈亮了﹗

馬森:「這雞長了翅膀,向無際的天空飛去。」


──工商行號──

新竹市政府:「我們要求那隻未經過環境影響評估就擅自過馬路的雞,看是要依法受罰,或是私下合解,支付本市回饋金」

聯電:「本廠充分同情那隻已經過了馬路才被要求要環境影響評估的雞,本廠再次強調,半導體和養雞場一樣,都是無污染產業。」

台積電:「此積非彼雞,我們可不是養雞的!請搞清楚!」

竹科公會:「誰再挖那隻雞跟半導體的內幕,本公會將再下令各會員停止在該媒體刊登廣告!」

中國時報:「管他什麼雞不雞,那個記者敢再害我們報社丟了廣告試看看!」

資深記者:「呵~那個菜鳥敢寫那隻雞過馬路的內幕,小心變成白斬雞…」

商周:「根據馬路社消息,繼網路股之後,生物科技股將成為台灣股市新貴,記者正在追查是那家公司經過基因轉殖之後產生會過馬路的雞,預料將大幅降低雞隻的死亡率,提高雞隻的產量,大幅減少世界糧食荒…」

聯電與新竹市府:「既然雞已過了馬路,我們也拿了回饋金,其是,這一切都是誤會,…歡迎那隻雞繼續過馬路」


──其他──

莊孝維:「雞會過馬路…哇哈哈~又一個莊孝維!」

青仔蔥:「三杯雞的蔥一定要青才敢大聲!」

伍佰:「浪雞情歌…」

與神對話:「~去吧,去做你所真正愛做的!別的都不要做!你的時間這麼少,你怎麼還能去浪費一分鐘管那隻雞做什麼?那種生活是什麼啊?那不是生活,那是垂死(dying)!」

路人甲:「就是那個光,那個光,然後,我就看到那隻雞過了馬路了…」


──馬路上──

台北市的警察:「公雞不走雞行道過馬路,依交通罰則要開單罰360元。」

公雞:「咕嚕咕嚕咕嚕雞」

警察:「講外國話的啊?放你一雞。」

台北市攝影記者協會:「公雞過馬路拒絕記者的攝影,影響全民知的權力我們要表示最沈重的遺憾!」


<後記>

雞為什麼要過馬路?

肯德基上校:「因為我在後面追牠。」

公雞﹕「我看見對面草叢中有幾條蟲。」


<完>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